点击关闭

分分pk10下载:「老后破產」的日本老人-我根本不想要什麼長命百歲

  • 时间:

分分pk10下载:

「老后破產」的日本老人:我根本不想要什麼長命百歲

「希望自己快點死,死了就不用擔心沒錢了」。

日本的田代先生淡淡地說出這句話,但你絕對想不到,就在幾分鐘前,他還笑容滿面地推開門,對着鏡頭慢條斯理地說道:「你們好,今天也請多多關照。」

對了,他今年83歲。

從門廳進去,眼前是一個3張榻榻米大小的小廚房。房間在裏面,約6張榻榻米大小。整個住處,加起來也不足10張榻榻米大,很狹窄。可能是沒收拾的緣故,垃圾散亂,被子也沒疊,田代先生像是把雜物都堆到了裏面的房間里。

「到這歲數啊,知道亂也懶得收拾了。沒心情,也沒力氣了。」田代先生很不好意思地說道。乍看之下,田代先生很年輕,身材細長,根本不像80多歲的人。但在聽他講話的過程中才得知,這種「苗條」,實為節衣縮食所致。

他的日子過得很艱難,每每兩個月一次的養老金髮放日沒到,就已經沒錢買吃的了。「到養老金髮放日還有幾天吧。所以現在,幾乎已經沒什麼錢了。一點一點算計着,吃事先買好的涼麵。」他把麵條拿出來,是100日元左右兩把的涼麵乾麵條。

「幾個月前吧,沒交電費,電就給停了。剛好我想節約生活費,所以從那以後就沒再通電。」

你能看到的是,在東京港區,有着繁華的鬧市,六本木、表參道,這些地方因穿着時尚的年輕人而熱鬧非凡。

你同樣能看到,也是在這個區域,孤身一人生活的老人很多,受孤立的情形也特別嚴重。

「希望自己快點死,死了就不用擔心沒錢了」。日本NHK電視出品的《老后破產:所謂「長壽」的噩夢》紀錄片中,田代先生說出了這句話。語氣輕描淡寫,但又充滿絕望。

而他,也只不過是日本萬千「老后破產」里的一員:

建築公司的老闆娘在獨子過勞死、丈夫病逝之後頓失依靠,有病痛不敢看病,只求節省開銷……

寵物店老闆關掉店鋪專心護理重病的母親,送走母親后卻無法再次就業,只能賣掉與母親共同生活的房子以維持生計……

中年失業的子女,仰賴雙親的養老金過活,最後卻兩代人雙雙破產……

「老后破產」問題不只衝擊65歲以上的老人,更進一步蔓延至工作人口。經濟衰退、收入減少、物價上漲的危機紛至沓來,年輕人就業困難,中年失業的上班族難以再次進入職場……如果不能認清現狀,尋求解決之道,那麼,不管你現在幾歲,都將成為「老后破產」的預備軍。

而現如今,短缺的養老金又為老百姓(603883)在忙亂的工作中再添了一筆愁思:我,是否能跑贏衰老和病死拿到養老金?

日本:「我根本不想要什麼長命百歲」

有存款,有房子,有年金,為什麼還會「老后破產」?

2014年9月,持續關注日本社會問題的NHK特別節目組製作播出了《老人漂流社會——「老后破產」的現實》,引發了廣泛的社會反響。結合大量未能剪入節目的素材與節目播出后的反饋,匯成了《老后破產:所謂「長壽」的噩夢》這本書。

如同紀錄片一樣的冷靜筆調,讓人在一個個案例中不斷嘗試尋找當事人老年貧困的原因,卻一次又一次地墮入更深的憂慮:

如果說開篇的田代先生是因為沒結婚、沒生子,那麼接下來已婚無子的山田先生說明只結婚不行;已婚有子的菊池女士說明這樣也不保險,因為孩子一輩子沒結婚;終於有已婚有子、孩子也結了婚的案例,而遠居的兒女,也並未能對老人的貧困伸出援手……

該書還指出,如果非將老齡貧困做出個人層面的歸因,那麼只能指向伴侶缺位帶來的獨居——畢竟,兩口子之中,總會有一個先走。

在日本,孤身生活的老齡人口已經逼近600萬人,且約有一半人的年收入低於生活保護標準。其中,接受生活保護的只有70萬人。剩下的,除有儲蓄、存款等足夠積蓄的老人之外,粗略估算,約有200餘萬獨居老人沒有接受生活保護,只靠養老金生活。

曾榮獲第71屆法國戛納電影節最佳影片金棕櫚獎的電影《小偷家族》里,有一幕讓人唏噓不已:奶奶初枝去世后,「家人」在屋內埋屍,隨後取出她僅剩的養老金。單薄的溫情外套被扯下后,把一家人聯結起來的條件赤裸裸地展現給了觀眾。

奶奶初枝是日本典型的「下游老人」,即沒收入、沒儲蓄、沒有可依靠的社會關係的老年人,他們或因疾病或意外花光了錢,或失去了原計劃的收入,或在中老年時離婚。

電影描述的,也只不過是日本「下游老人」的一個縮影,和面對貧困潦倒、孤寂晚年的下游老人希冀獲得一絲溫暖與照顧的現實寫照。

更極端和令人心酸的現象確是,為了獲得免費的食物、住處和醫療,日本老人寧願變壞進監獄養老。

據日本警視廳2015年度《犯罪白皮書》顯示,2014年與1995年相比,老年人犯罪總數增長約4.6倍。

「我84歲時第一次入獄。入獄前我一個人靠福利過活。」一位東京的老年罪犯如是說。

日本一直是一個老齡化非常嚴重的國家(全球排名第一)。根據2018年日本政府公布的數據,日本共有3560萬老年人口,約佔總人口的28%。在老齡化的同時,老年人的平均壽命在不斷上升,因而日本社會對於養老金的需求是巨大的。而這部分需求需要由養老金的不斷增值來保障,否則將造成巨大的養老金缺口。

日本的養老金分為三大體系:公共養老金制度,企業補助養老金制度和個人儲蓄養老金制度。這三部分的構成,讓日本的養老基金制度能夠一層又一層地進行疊加來保障國民的基本生活。

1、第一層次是將所有國民都納入保險範圍的國民年金。20歲以上在日本擁有居住權的所有居民(包括外國人)均強制性納入該制度,自己和國家對半繳費。參保者繳費滿25年以上,即可在他們65歲時獲得養老金領取資格,繳滿40年可獲取最高金額養老金。

2、第二層是企業的員工繳納的厚生年金保險,相當於我們俗稱的企業年金。這一部分與個人收入挂鉤,參保人每月繳納的保費是工資的固定比例,從2017年9月開始,該比例為18.3%,僱主和僱員各承擔保費的一半。

3、第三個層次是各種基金產品等。這一部分具有可選擇性,企業或個人可選擇加入與否,被歸類于非公共養老保險。

其中的前兩個層次加在一起,構成了當下絕大部分日本人的養老金。

自1990-2000年,也就是日本「失去的十年」間,本國的股、債遭遇雙殺,導致在2001年初養老金虧損高達2.3萬億日元。最終當地政府解散了原機構,成立了現在所熟知的日本政府投資養老基金GPIF,也是全球最大的養老基金。

2001年以來GPIF投資收益率(截止2018Q2)

從收益來看,GPIF投資組合的調整,帶來的收益還是十分可觀的。但是,到了2018年三季度,日本政府栽了一個大跟頭。報告顯示政府養老投資基金(GPIF)創下了市場化運作以來最大的單季虧損紀錄,虧損達14.8萬億日元(約合9115億元人民幣),投資回報率為-9.06%。

為了鼓勵老年人就業,日本政府前幾年就規定,不是說好了65歲開始領養老金嗎,但作為老年人你可以自己選擇是65歲或者67歲領,或者乾脆等到70歲再領。你越晚領呢,每個月就可以領的越多,如此一來,如果你一開始基礎養老金不足的話,可以再多干五年活,再多攢五年養老金。

日本政府通過這樣一波「騷操作」直接把65歲以上的就業人口比例再拉升一個台階。可這樣就夠了嗎?還遠遠不夠!日本政府發現一方面養老金還是不足,另一方面勞動力也是不足怎麼辦,日本政府現在正在修法呀,想讓70歲以上的老人繼續工作。

這是一個全球性的噩夢:長期牛市也沒能解決美國養老金問題

美國緬因州的公共養老基金在過去9年中有6年實現了兩位數的回報率。然而,緬因州的公共僱員退休系統仍然缺少29億美元,不足以支付所有退休人員未來的福利。

「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彌補你失去的,而這需要很多很多年。」緬因州公共僱員退休系統(Maine Public 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執行董事Sandy Matheson說,「然後你還必須用你沒有的東西來彌補你沒有掙到的。這,難比登天」。

緬因州所面臨的壓力同樣困擾着全美國的公共退休系統,即便是美國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牛市也未能解決其中許多問題。

養老金之所以處於如此糟糕的狀況,原因很簡單:養老金缺口的增速,快于手頭上資產的增速。

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兩位數的股票和債券回報率讓政府相信,它們能夠承受廣泛的福利增長。但在本世紀頭十年互聯網泡沫破滅后,他們所持資產的價值開始下降,尤其是緊隨其後2008年的金融危機,更是讓本就不富裕的資產包一縮再縮。

波士頓學院(Boston College)的數據顯示,2008年和2009年,各州和地方的退休系統損失了28%的資產。

美國公共政策智庫American Legislative Exchange Council(ALEC)今年3月發佈的報告指出,如果使用「更加現實的投資回報假設」以及「適當的無風險貼現率」計算,那麼美國公共養老金的無資金負債(unfunded liabilities)目前超過5.96萬億美元。

許多公共養老基金從長達10年的牛市中獲益,但現在很多人都降低了對未來收入的預期。這種會計上的變化使他們的負債看起來更大,也預示着未來幾十年將面臨更大的壓力。

緬因州養老基金在上世紀80年代初假定長期投資回報率為10%,現在假定回報率為6.75%。如果這一比率僅比10年前高出1個百分點,那麼預計的29億美元缺口將減少一半以上,降至11億美元,而其中大部分缺口必須在未來10年內償還。但這可能嗎?

而在美國各地區中,伊利諾伊州、新澤西州等則面臨著更大的缺口。摩根大通資產管理部門市場和投資策略主席Michael Cembalest指出,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因為一些州允許資金不足的情況,因此,儘管股市收益率高,也不足以彌補缺口。

如圖所示,美國社會養老制度分為三類。雖然第一支柱是基本的養老支柱且強制徵收,但其在美國整個養老體系中的佔比僅在15%左右,第二、第三支柱才是美國養老金體系發展的重點和居民退休後主要保障的來源。

在第二支柱企業年金部分,美國僱主為僱員支付的養老金分為養老金固定收益計劃(Defined benefit pension plan,DB plan)與養老金固定繳款計劃(Defined contribution pension plan,即401(K)計劃確定的模式)。前者按月發放,由公司承擔投資風險;後者為僱主每隔一段時間向員工的賬戶里發放,但由員工承擔風險,並且在計劃中獲得的投資收入都可以享受稅費遞延。

3月27日,美國政府問責局(U.S.GAO)發佈的2016年美國退休儲蓄報告顯示,在55歲及以上的人群中,48%的人沒有在任何養老金計劃中存入一分錢,餘額為零。其中,29%的人既沒有僱主給他們交過養老金,也沒有自己交過養老金。

過早地花費退休賬戶上資金、難以攢出更多養老錢、債務太多、未預料到的醫療支出、意外的提早退休等等,都讓美國人的退休後生活變得「不再陽光」。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因為負債、啃老、難獨立等問題,也讓美國的老年人更難享受到天倫之樂。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一年前的一項調查,現在25至29歲這個年齡段的人有33%仍然還和父母住在一起,這一比例甚至達到了75年來的最高水平。

其中一位23歲的被調查者透露,他的所有朋友當中,10個中有9個仍然依靠父母。而這些年輕人往往都認為父母對他們的幫助是理所應當的。

此前BBC新聞甚至爆出,美國紐約一對父母因為其30歲的兒子不肯搬走,賴在家裡「啃老」,而把他告到當地最高法院,希望讓兒子離家獨立。

圖片:美國CBS電視網

美國個人理財網站Bankrate.com上月發佈的一項調查顯示,當問及是否願意犧牲自己的退休金來資助成年子女時,一半受訪者選擇同意,其中更多人選擇多少會資助成年子女一些,這但無疑為他們以後的退休生活埋下了隱患;另一半人選擇拒絕,其中9%的受訪者更是稱自己連退休金都沒有。

子女越晚獨立,父母的經濟壓力就越大。這讓美國湧現出了一個與日本一樣的社會現象:老年人工作的比例越來越高。

彭博此前援引美國資金管理公司United Income的一份報告表示,從1985年至今,美國超過65歲的老年人在勞動力市場的比例逐漸攀升,從最早的10%上升到最近的20%。

你,會成為「破產預備軍」中的那一個嗎?

隨着美國嬰兒潮一代年齡的增長,人口結構成為另一個問題。由於壽命延長和過去10年的退休潮,領取養老金的人數大幅增加,而積極工作的人數保持相對穩定。

緬因州的基金為活躍工人提供的服務與2008年相同,略多於5.1萬人,而退休人員的數量則躍升了32%,達到4.5萬人左右。這導致養老基金的資金流入和流出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除了人口結構,這種現象對工作求職、社會趨勢的影響也只會更大。儘管話題沉重,可早些認清現實與早作打算,總比無知者無畏要好得多。

「我不吃,我不喝,我就要錢」。前期熱播的電視劇《都挺好》中,蘇大強的這句台詞「義正言辭」地道出了老后一族的內心獨白。他這輩子花了最多心思的事情,就是錢。

不是想方設法去幹事業賺大錢,而是企圖用厚厚幾本事無巨細的賬單逼兒女還錢,用一哭二鬧三上弔的伎倆向兒女討錢,更因為虛榮無知所交的智商稅被人騙錢。

「作爹」歸「作爹」,可蘇大強千方百計想要買房、想要管錢、想要獨立、想喝手沖咖啡的心理難道就完全錯了嗎?也許,不盡然。

他大半輩子沒法「當家做主」的窘境,使得他更加寄希望于能在老婆去世后得到些許「補償」,好讓他「狂野」地享受老年生活可以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感覺,即便這個時間點,黃土已經埋到脖子后了。

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可俗話還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如果蘇大強沒有「心系老爹」的大兒子孫明哲、沒有有錢顧大局的小女兒蘇明玉,而只剩下還沒有被「溫情感化」的蘇明成,他是否會像《老后破產》里描繪的那樣,成為「下游老人」?或許,現實的燦烈遠比我們想想的都更加精彩和豐富。

知乎用戶「米粒媽」在《比中年危機更可怕的,是「老后破產」!》提到,老一輩的人很喜歡提前退休,彷彿誰提前退休就得了大便宜。

她提到自己閨蜜的媽媽,退休前是特別出色的銷售總監,年輕時開拓了大片市場,手下幾百號人。可45歲以後就啥也不做了,每周去開個會就能繼續坐擁豐厚的收入。那時候她過得風生水起,吃喝用度什麼都得買進口的,買多貴的東西都不眨眼。

後來,閨蜜媽媽覺得手裡有三五百萬退休也夠了(那時候確實看起來不少呢),由於每周開會影響她滿世界玩,所以乾脆嗨嗨皮皮地提前退休了。

可誰曾想,這幾年通脹太厲害,手裡的小几百萬沒買房,卻被股市、小貸理財劫走大半,給她姥姥姥爺養老送終又花掉了剩下的存款。現在剛60出頭,已經掉了好幾個階層,生活遠沒有當年硬氣恣意。

話已至此,作者拋出了一個結論:只要不退休,就能跟着通脹跑;一旦退休,停下來,就肯定跑不過通脹了。

在這方面,日本政府已做足了功課。他們發現,一方面養老金還是不足,另一方面勞動力也是不足。咋辦?修法呀。他們想讓70歲以上的老人繼續工作。正所謂「活到老乾到老。」

可到底存夠多少錢才可以坦蕩蕩的走過天命之年、耳順之年、古稀之年?

美國人壽保險指南,一般而言,要想在退休后保持生活水平不下降,積攢的養老錢應是工作時年收入的十倍。

比如一個人的年收入是50000美元,與之相匹配積攢的養老錢應該是500000美元(近345萬人民幣)。有了這樣數目個人積攢的養老錢加上退休后領取的社會安全金,退休後生活才能有安全的保障。

去年,富達國際聯合螞蟻財富在中國做了一個樣本容量近3萬人的調查,得出了一個結論:年輕一代(35歲以下)希望過上舒適的養老生活,在不考慮投資的基礎上,至少需要163萬元儲蓄資金。

所以...你存夠錢了嗎?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和訊網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日本持刀伤人事件

【分分pk10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