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3d分析-3分3d-中国旅游资讯网
点击关闭

商家门店-03年非典时期各大行业和企业都很困难-中国旅游资讯网

  • 时间:

新型冠状肺炎消息

在平時,全產業鏈投入是優勢,林清軒的同類產品,即便比雅詩蘭黛貴,仍然很有市場,但在疫情期間,優勢卻轉為短板。全產業鏈的B面意味着,資產重,成本高,林清軒不像其他護膚品牌採用加盟店或是代理模式,可以把貨賣給家樂福和屈臣氏,自己不用承擔員工工資、房租、物業費等,面對閉店危機,損失會少許多。

作為湖北企業,線上線下並重的護膚品牌林清軒,從零息貸款和0賬期等措施里感受到巨大信心,「這個時候能看到平台願意一起共度難關,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鼓舞。」對於身處疫情中心武漢的林清軒來說,信心對於孫來春而言很重要。

這個春天,直播賣貨是主旋律朱嘯虎說,跪着也要活下去,熬過去就是春天。

人是經濟活動的核心要素,中小企業是中國經濟的長尾,也是經濟發展的基石。在現在這個時間節點,拯救長尾的中小企業,讓毛細血管重新舒活起來,是我國經濟度過這次疫情的關鍵。

北京的雪給大地帶來了春天的氣息,卻似乎並未給2020的中小商家帶來祥瑞之氣。

緬因森林則早已走在這條路上,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曹華更加堅定線下服務線上的思路,而線下體驗、線上下單的智能導購模式,也更加適合需要重型物流支持的家具行業。

活下去,變成了所有中小商家的願望,支撐起這個願望的,除了現金,還是現金,疫情壓在不同企業身上,所產生的問題雖不盡相同,缺乏現金流卻是共同的。而創業者們除了自救,還需要政策方面的扶持,在媒體與社會的呼籲聲中,一系列針對中小企業的扶持政策也已經出台。

地處武漢的特殊情況,也給緬因森林帶來了額外壓力,部分買家過分擔憂疫情,對來自武漢的貨品有所顧忌,目前已有15%左右訂單被取消。像漢志科技這樣的線下小微企業面臨的困難則更為直接,「人們不出門,我的生意就絕對做不了。」 公司負責人無奈地說。

孫來春、曹華以及漢志科技只是冰山一角,這種進退維谷的狀況在餐飲行業更加明顯,連全國擁有200多家門店的連鎖品牌西貝莜面村都陷入了窘境,在巨大現金流壓力下,西貝直接宣布將員工借給盒馬使用,部分員工進入盒馬各地門店,參与打包、分揀、上架、餐飲等工作。

孫來春上一次在門店當導購還是十幾年前,彼時公司剛剛起步,事事親力親為。他沒想到,時隔多年,他將再次「披掛上陣」,作為公司CEO上天貓直播帶貨。

中小企業的至暗時刻大年初六,孫來春躺在武漢家中的床上,他覺得自己和林清軒都快要完蛋了。

作為護膚品牌林清軒的CEO,孫來春嗅到危機正在逼近。疫情爆發后,林清軒157家門店歇業,開業的170餘家門店生意寡淡,6天時間,整體業績下滑90%。在孫春來的感知里,春節臨近反而讓原本和緩的疫情忽然變得嚴峻,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林清軒部分員工甚至沒來得及離開,只能都住在宿舍,長期吃泡麵。

可明明春節應該是化妝品的消費旺季,2018年的時候化妝品類領跑了整個春節的消費,零售額同比增長4.5%,而去年從除夕到正月初六全國零售與餐飲企業實現銷售額大約10050億,比上一年增長8.5%,其中化妝品類零售額同比增長最快,增速為8.7%。

網店「宇帆親子」背後,是兩家線下童裝店。

可全球最大的技術會議MWC2020都已經被取消,傢具業的展會也不會有太大希望。緬因森林的CEO曹華如今隔離在家經常會看到救護車開到小區拉走感染者,但自身安危之外,他更憂慮公司的生存。

而每個人都在等一個春天,每個企業、商家都在儘力尋找一個可以鑽出圍城的縫隙。互聯網與科技近二十年的發展帶來了太多不一樣的東西,非典時期的購物需求激發了電商平台的單量,反過來如今電商平台的繁華也為商家提供了另外一份生存選擇。

在曹華感受里,各項平台服務費、工具使用費的減免也很有體感,最能「救命」的是0賬期,木森的經營模式依賴與上游產業鏈的及時互動,「錢回得快,才有能力付給上游工廠。」

桔子水晶酒店創始人、魅TV投資人吳海發了一篇自述文章在網絡熱傳,文章里吳海說旗下直營與加盟的百余家KTV,賬面資金只夠活兩個月;更早之前西貝負責人語出驚人:西貝都撐不過3個月;到家集團陳小華則公開表示,這場疫情讓70多萬家政企業面臨至暗時刻。

中國的企業的確出手了,2月11日阿里巴巴發佈告商家書,針對平台商家推出免息貸、0賬期、免費用、助農業等10條舉措。其中包括為湖北商家提供100億免息貸款,為其他地區商家提供100億的8折貸款。縮短收款時間至實時。以及免去天貓平台半年服務費、免費開放店鋪裝修工具、線下商戶零門檻免費入駐淘寶直播等。

最細化的體感則出現在小微企業身上。這些佔了就業最多的企業群體最在乎的,並非是否打折,而有與沒有。

小企業常常自述相對於大型企業的優勢是,船小好調頭。但是如今的現實看起來,巨輪才能迎接驚濤駭浪。這是災難經濟學在我國不發達的原因,也是我們長久的和平,飛速的技術進步和充盈的幸福感綜合作用的結果。

2020,活下去金沙江創投朱嘯虎說,03年非典的時候他還在創業,那一年管理層都只拿基本生活費,到年底結餘后才補發的工資,「今年比非典還嚴峻,對很多創業企業是生死關。」

而在陳小華的描述里,家政需求的爆發通常出現在春節過後,近幾年每年春節后的需求都會比上一年高峰時期高出30%左右,可今年疫情的出現,不是讓行業倒退,而是直接讓家政停止搖擺,從1變成0。

一位在江蘇南京的女生剛剛成為淘寶店主,受疫情影響,所在的公司已然裁員,她便是其中之一,因之前就學習過淘寶開店技能,正好現在派上用場。

以往,我們或多或少為中國經濟增長的困境有過心理準備,「共克時艱」這個詞語的出現和風靡便是最好印證。

中小傢具品牌電商緬因森林的感受則更為直接,「像一次全身光環加持。」曹華說,他之前曾考慮向所在園區申請貸款,但反饋結果並不理想,緬因森林這類缺少固定資產投資的中小企業,並不是所在園區優先考慮之列,可像阿里這樣提供的零息貸款可解燃眉之急。

漢志科技在深圳的兩家線下門店都沒有開張,他決定到淘寶上嘗試新的可能,目前已經做好網店門店裝修,未來準備採用線上與線下並重的模式。

緬因森林的問題則卡在物流,曹華坦言其公司已經積壓兩百萬左右的訂單,都是春節前的預定,疫情出現以後物流中斷,貨一直沒有發出去。而這種情況對緬因森林來說,將形成雙重困難,因為是相對輕資產的品牌運營,公司主要成本在人工和庫存,「給工廠的錢已經付出去了,銷售的款卻還沒回過來。」

最可怕的在於,他們並不是個例。梅花創投創始合伙人吳世春認為,疫情影響可能會超過三個月,這意味着一季度有很多企業將處於零收入狀態,其中,所有需要面對面接觸、線下開展業務的服務行業,如旅遊、餐飲、航空、線下教育、會展、影視等將遭受巨大影響。

「濟南歷城唐王金獎草莓」是一家新網店的名字,當地草莓種植戶的傳統線下銷售渠道受阻,平台的扶持政策卻讓他們在這裏找到新的機會。

而中小企業一旦倒下,經濟就會火燒眉毛了。中小企業在我國經濟體中佔據着重要的位置,據國家統計局最新發佈的《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系列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我國共有中小微企業1807萬家,佔全部規模企業法人單位的99.8%,吸納就業人員23300.4萬人,佔全部企業就業人員的79.4%,全年營業收入達到188.2萬億元,佔全部企業全年營業收入的68.2%。

中小企業能否生存,已經不僅關乎其自身。

四面掣肘的突圍所有人都把多年年前的那場非典,當成當下攻克疫情的模版,而孫來春從沒有想過,他會連續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

一系列扶持政策落在中小商家身上,產生了具有「顆粒感」的體感。

億萬佳全球代購這家新淘寶店背後,則是一家線下教育培訓機構,受疫情影響,原有業務停滯,被平台幫扶政策吸引,準備轉型專業電商。

疫情突至,圍困湖北,全國各地採取緊急防控,中斷的交通、隔絕的人流,讓炙熱的經濟忽然冷凍。一切彷彿都按下了暫停鍵。

與「非典」一樣,到網上去,反過來成為這個春天幾乎所有商家的主題詞,只不過這一次多了直播這個新物種。

站在今年這個時間節點去回顧17年前的非典,其對2003年全年GDP的影響大約在1-1.5之間,當年第二季度GDP相比一季度下降了2。彼時我國經濟增速區間是10-11,其對於經濟增長率的影響也就是10-15,但這一次不同。

17年前他還經營着一家代理馬來西亞化妝品的公司,線下門店四五十家,這一年非典肆虐,馬來西亞的公司撤出中國,他的公司也驟然垮塌。也正是在這一年,他決定自己創立品牌,堅持自己種山茶花,自主研發山茶花油新品,做自營店,走高端路線。

目前我國經濟增速降到了6左右,如果這一次疫情對GDP影響也為1,相對於6左右的增速,增長率會被影響的幅度將達到15-20,而隨着經濟體量增大、GDP逐漸進入低增速區以及我國進入老齡化社會,經濟的提速將越來越難。

可是,站在中小企業主的立場,「拿什麼拯救你,我的企業?」

孫來春不敢細算:「每天睜眼就是100萬的支出,一個月虧損3000萬。」他清楚地意識到,再拖下去,不出兩個月,林清軒將從大眾視野里徹底消失,那天處於崩潰邊緣的他在電腦前寫了篇萬字長文,叫《至暗時刻的一封信》。

對於化妝品行業而言,疫情不僅直接衝擊到了線下門店的生意,還改變了宅在家裡的消費者對化妝品的需求關注,更主要的問題在於供應鏈,一邊是化妝品的原料包裝會出現緊缺,另一邊上游供應商恢復生產時間未知,且化妝品企業自身人員到崗與開工都充滿挑戰。

陳小華還清晰的記得,03年非典時期各大行業和企業都很困難,阿里巴巴迫不得己進行了裁員,當年馬雲很感謝離開公司的員工,並跟他們說,等公司好轉了,歡迎他們再回來。如今有不少說非典成就了阿里、京東等電商平台,或許很多年後,這個春天將成為諸多著名企業的起點。

目前林請軒已經開啟「全體直播」模式,不僅老闆直接上陣,連公司設計總監等非銷售人員也被發動起來。林清軒的天貓旗艦店原來有五十多萬粉絲,他們現在成為這家護膚品牌逆勢上行的基本盤。

這是一家在全國有數千平米線下門店的品牌,可員工工資與場地租賃成本壓力沉重,公司賬面資金恐怖撐不過一百天。而遠在一千多公里的深圳,做線下電子器材銷售的漢志科技也瀕臨崩潰,每月接近十萬的固定開支讓這家小微企業步履維艱。

在過去數十年的時間里,無論是大層面的經濟運作還是到極其毛細層面的小企業和個體經營戶發展,都只看到了上升的機會和抓住的風口,而缺失了對大災大難大危機出現的重視與準備。

而現在,當真正這場波及全國範圍內的災難發生的時候,才發現其實我們毫無準備。疫情的發生,讓一些在過往少有人發現的問題深刻暴露了出來。

孫來春說,疫情發生以來,林請軒的總體業績反倒出現上漲,武漢地區的業績則始終處在前三名,99%營收已經來自電商平台。孫來春預計,未來疫情過去后,線上線下營收比例將會五五開。

傢具業一直依賴都遵循固定的時許正常發展,而春節突發的疫情徹底打亂了行業節奏,一般來說雖然每年的一季度多數企業會虧損或盈利較少,但一季度時傢具展會季,在展會上廠商們可以獲取最新的產品、最新的發展思路以及最新的營銷理念,傢具人會聚在一起摸透全年發展的脈絡並形成統一的產業鏈共識。

在國家層面,人社部給出了」放寬社保繳費期限「政策,逾期辦理繳費不影響權益記錄,湖北等疫情嚴重地區可以視情況再適當延長。各省扶持政策也相繼出台,主要集中在金融支持、緩繳社保費、減免房租、減免稅費、延期交稅等。

如今的狀況,孫來春的感覺是被困住了:「就像一條毛細血管割了個口往外淌血。」

北大、清華教授在2月6號聯合發佈的報告顯示,通過對995家企業調研,如果疫情形勢不能改觀,將有34%中小企業撐不過一月,33.1%撐不到兩個月,85%的企業會在三月以內資金枯竭。

正如2013年的非典一樣,疫情形勢與電商平台扶持,正在推動一種社會商業重構的新跡象。或者說,某些變革發生的更快更堅決。

同時,大小電商平台也紛紛拿出政策,扶持中小商家抗擊疫情,就像陳小華所說的:「從現在開始,應該輪到中國的企業家出手了。我們雖然不能救病人,但是我們能救企業。保證公司活下去,就是保證千萬員工活下去,就是保證我們的經濟活下去。」

當然,這種衝擊並不局限於化妝品,同在湖北武漢的電商傢具品牌緬因森林陷入了困境。

今日关键词:强制休息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