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闻

大除夕一家人吃年夜饭叫做「围炉」

回首歷史,展望未來,從來邪不能壓正,道路曲折前途光明。暴力只能製造痛苦和悲劇,平安祥和是人類永恆的祈禱。值此迎新棄舊之際,讓我們一起為香港這個家敲希望的鐘,讓歡樂代替哀愁,讓世界找不到黑暗,幸福像花開放。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2020-01-24

如「米奇老鼠」及《汤姆与杰利》故事等

明天便是農曆鼠年大年初一,鼠作為傳統民俗傳說的生肖排列之首,是人類最熟悉的動物之一。雖然不似其他生肖動物對人類的貢獻之大,但在中國文化演繹中,鼠有多子多福之寓意。而在西方諸國,亦衍生出一系列可愛的卡通形象,如「米奇老鼠」及《湯姆與傑利》故事等。/大公報記者 劉毅(圖、文)

2020-01-24

图:烟火秀是皇后镇跨年夜的重头戏

●數到5、4、3、2、1的時候,聲音響徹這個小鎮,煙花就在下一秒中升空。

2020-01-24

鼎簋配置是:周天子用「九鼎八簋」

因鼎專用以烹飪或盛放肉食,而簋專用以盛放黍粟糧食,鼎簋合稱以表示食物。鼎與簋在祭祀、宴饗、墓葬等禮制場合中多成組出現,形成固定的器物組合,用以表達等級之高低。理論上,鼎簋配置是:周天子用「九鼎八簋」,諸侯用「七鼎六簋」,大夫用「五鼎四簋」,士用「三鼎二簋」。不過,西周滅亡,禮崩樂壞導致許多諸侯採取了高規格的禮器組合,例如曾侯乙墓和2號墓的墓主為諸侯一級,卻使用了九鼎八簋。

2020-01-23

画作严肃沉稳的表现力以及对透视错觉技法炉火纯青的运用

曼特尼亞在《哀悼基督》中所運用的前縮透視法在之後的西方藝術史中被歷代繪畫大師在各自作品中的不同層面所廣泛借鑒。丁托列托在其名作《尋找聖馬可的遺體》中使徒聖馬可的姿態便幾乎直接沿用了《哀悼基督》的造型。而在之後包括達文西《岩間聖母》、卡拉瓦喬《以馬忤斯的晚餐》和倫勃朗《夜巡》等多幅名作中主人公向前伸手姿勢的相似性,充分證明大師們已將前縮透視法廣泛用於局部的肢體語言。委拉斯凱茲同樣是嫻熟掌握這一技法的高手,其筆下幾幅坐姿正面侏儒像便是個中翹楚。此外,他還將前縮透視法拓展到了描繪馬和鹿等動物頭部。直至十九世紀浪漫主義時期,有關動物頭部的正面透視仍是畫家繪畫技法的必修課。

2020-01-22

香港是一年四季都有人「打边炉」的地方

一頓火鍋宴,兩三小時轉眼就過;良朋好友,在寬敞衛生的食店圍爐夜話,天南地北,是忙碌生活的上佳消遣。下次飯敘,不妨相約到這家充滿懷舊風味的飯店,一起走進時光隧道,以品嘗佳餚的方式為自己加油補身。

2020-01-21

并不是去感受年味的

據一份報告顯示,現在十個年輕人裏,就有一個不在父母身邊工作的。相信每個在外的游子,過年時都能聽到父母的一聲叩問:「你什麼時候到家呀?」話裏殷切的期盼和不易察覺的謙卑,藏着父輩改不掉的文化傳統、表達習慣,飽含父輩不善表達的愛意。我酷愛旅行,但從不在春節遠遊,難以想像,我若不回家過年,父母雖不會抱怨,但心裏該有怎樣的失落和悲涼。要知道,年在一個人的生命裏有「定量」的,父母手裏握着的,已經不多了。

2020-01-21

这部舞剧由国家一级演员王亚彬担任导演、编舞并演出

「完美、殘酷、悲憫、淒美」,是畢飛宇看完自己原著小說改編為舞劇《青衣》後留下的四個詞。這部舞劇由國家一級演員王亞彬擔任導演、編舞並演出,它向觀眾提出一個問題:「生命該如何寄託?」在海內外演出八十多場後,舞劇《青衣》將於二月在葵青劇院上演。日前,王亞彬與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講述《青衣》台下的故事。/大公報記者 徐小惠

2020-01-21

「老鼠嫁女」亦称「鼠娶亲」、「鼠纳妇」等

鼠咬天開 生育萬物中國民間自古就有「鼠咬天開」的傳說。清代《廣陽雜記》記載「天開於子,不耗則其氣不開。鼠,耗蟲也,於是夜尚未央,正鼠得令之候。故子屬鼠。」是老鼠把天地咬破,使氣體流動,產生陰陽。老鼠因此成為開天闢地、生育萬物的子神。子鼠是陰極的象徵,出現在臘月至正月,正是除舊布新、送陰迎陽的時刻,具有祛災納吉的象徵意義。受傳說故事的啟發,民間美術和民俗文物中也有許多鼠靈精怪可愛老鼠。

2020-01-20

观者可以了解舞狮头的制作过程、舞狮的意义及中国农历新年传统

香港駐布魯塞爾經貿辦副代表周雪梅主持展覽開幕禮,並與約一百五十名來賓一同欣賞技藝精湛的舞獅表演。該展覽現正於安特衛普的中央公共圖書館Bibliotheek Permeke舉行(地址:26 De Coninckplein),每日開放,展期至二月二日,免費入場。詳情可瀏覽網址legendsofliondance.com。

2020-01-20

」即便是只有一只眼睛可以看得到

買一隻木梳,上面有兩隻喜鵲,一枝梅花。這是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常見的圖案,名曰「喜上眉梢」。「喜上眉梢」是中國傳統吉祥紋樣之一。這樣的情景,在故鄉很多建築上也能見到,比如廊檐下的彩繪,或者建築上的磚雕。

2020-01-20

由「香港歌剧之父」卢景文领导的「非凡美乐」制作

新一代力量趨成熟8月在香港舞台上演的法語原版音樂劇《羅密歐與朱麗葉》,票房難免受到影響,其間還有個別製作未能面世,9月倫敦西區的音樂劇《Matilda》便要取消演出。

2020-01-19

「音乐教父」坂本龙一阔别逾十年后

「音樂教父」坂本龍一闊別逾十年後,將在4月3日至4日再度訪港,於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呈獻電子音樂演出「坂本龍一feat.高谷史郎:dis.play」。

2020-01-19

他说:「很多人问我会否再拍《叶问》

資深電影製作人黃百鳴曾成功打造過多個電影系列,剛完成的有合共四集的《葉問》系列,票房方面,第一集收四億元,第四集完結篇早前上映,整個系列共收三十四億元,同時令演葉問的甄子丹打出名堂。緊接而來的,他製作了自己也擅長的賀歲片。一九九二年的《家有囍事》是經典之作,今個農曆年,《家有囍事2020》登場,今次換上全新班底迎接鼠年。黃百鳴希望透過這部賀歲喜劇,讓香港人輕鬆一下,重拾歡樂。

2020-01-18

图:栢天男(左二)与罗家英(右三)在新片中合作/剧照

這次參與拍攝港產喜劇,他乘機從中偷師。栢天男說:「有一場戲我跟羅家英合作,他就在我面前演出,我看得很開心。」他笑言自己都忍不住笑,最終要NG。問他覺得自己有喜劇細胞嗎?他說:「我是第一次嘗試演喜劇,有進步空間的。」栢天男在戲中演盜賊,身手很好,有不少動作戲,其中一場他要邊拍打戲邊偷東西,對他是一項新挑戰。

2020-01-18

图:凌珂(右)与王艳联袂上演《四郎探母》/大公报记者宋伟摄

《四郎探母》講述宋遼戰爭期間,楊四郎被遼國俘虜,十五年後,已經身為遼國駙馬的楊四郎獲知母親佘太君率軍前來征戰的消息,向妻子鐵鏡公主討得令箭,前往宋營探母的故事。這齣京劇唱功戲,久演不衰,成為觀眾喜聞樂見的傳統劇目。

2020-01-17

既题为「鸿雁」

附圖是清代嘉慶時期官窰燒製的桃形鼻煙壺,白瓷地琺瑯彩,繪一雙大雁;另一面題《鴻雁》詩。表面上畫工精細,但流於工匠化,形神俱不似,可見畫師觀察不周,甚至從來沒有見過鴻雁;既屬工筆具象,卻無寫生造型的基礎。縱使是一些寫意或半抽象的作品,其實也根源於寫實。畫蘆花卻不像蘆花;既題為「鴻雁」,可是依筆者歷來細心觀鳥所知,鴻雁喙為黑色,紅喙者應屬灰雁(沙鵝)。鴻雁是我國家鵝的祖先,雙足必有蹼(如鵝掌),像船槳;但圖中走動的雁雙足卻畫成雞爪般刺眼。其實仔細研究,鴻雁扁平的喙有鋸齒狀的缺刻,以利切斷植物的嫩葉和幼莖,淘食水生植物的塊根與種籽。古人畫雁較像樣的,還是任士林和楊一清,使人有「乾坤雙鬢老,風雲一聲來」和「夢入青天萬里長」的感覺。

2020-01-17

撞上日本北海道札幌市的「索朗祭」(YOSAKOI)

去另一條大街,我們繼續飽眼福。此時天下起雨來,剛開始還是稀疏的小雨點兒,轉眼密集起來,接着就沙沙沙地有了響聲。我們撐開雨傘,舞者們沒法撐傘,他們淋着雨跳。一個男童方陣引起我們的注目,孩子們上身赤裸着,下面穿紅色的三角褲,濕漉漉的皮膚,在燈光下又嫩又白,很像中國工筆畫裏的男孩兒。在一曲結束另一曲尚未開始時,一些喜歡拍照的觀眾走過去,以孩子們為背景,興趣盎然地拍照。

2020-01-15

「我将常出现在中国画的山石做成雕塑

現場還展出台灣藝術家何孟娟創作《誰的城市我的家》,作品使用媒介為打印在鋁塑板上的噴墨,畫面中既有老式建築、還有日用品、各種漂浮在天空的動物,充滿十足荒誕性,卻又引領觀眾思考──在作者所創建的模擬現實城市圖景的背後,還有什麼?蔡文悠則展出一批攝影作品。

2020-01-15

」蔡文悠以一系列摄影作品展现其艺术家父亲蔡国强的形象

蔡文悠回憶與父親的相處說:「就像那些火藥創作,那些精心編排的焰火表演。」是次展出的攝影作品可見到父親的身影。

2020-01-15